歆联商务咨询热线
网站首页行业新闻 >> 人民币国际化需更多帮手,亦需兼顾离岸与在岸市场

人民币国际化需更多帮手,亦需兼顾离岸与在岸市场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

当香港在发展人民币业务方面抢占先机、伦敦摩拳擦掌之时,新加坡也想分一杯羹。

尽管新加坡本地银行和外资银行可直接获得1500亿元人民币的互换额度,但中国官方尚未允许新加坡建立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苏格兰皇家银行发布报告分析认为,新加坡之所以未被允许建立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基于两个原因:其一,中国不希望在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发展初期,引起不必要的竞争;其二,在亚洲时区建立第二个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的作用不如在非亚洲时区建立新的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
而澳新银行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新加坡是东盟成员国,未来中国和东盟的贸易量必将快速增长。因此,不应将不同人民币离岸市场单纯视为竞争关系,这是一种国际化延展,在这里各方都是赢家。

人们还注意到,尼日利亚已宣布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南美的智利也正研究这一可能性;马来西亚欲首开发行人民币伊斯兰债券的先河。

由此业内人士预计,人民币离岸市场建设可能将呈现“爆发式”的发展,国际化进程可能快于市场预期,以便让中国在世界金融市场中扮演更大角色。下一步德国法兰克福、法国巴黎以及美国纽约都有可能设立人民币离岸市场。当然,这将取决于政策的推动和市场需求。

西班牙对外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08年延续至今的金融危机导致市场对主要国际货币信心受损,同时为人民币国际化创造良好契机。但是人民币国际化过程并非一路坦途,中国货币当局需要在兼顾资本流入的同时理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以及在更广泛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同时,更加稳定地发展在岸人民币市场。

人民币国际化道路艰难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加快迹象,您如何评价人民币国际化的时机选择与发展进程?

艾西亚:在我看来,至少有两个原因可以解释为何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提速。第一,主要国际流通货币的世界发达经济体,在此次延续至今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受到严重影响,这为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其次,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对于国际货币,尤其是美元,有着巨大且不断增长的敞口。中国自1998年以来保持着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的“双盈余”,积累了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尽管巨额的外储和持有的海外资产,都可以成为应对金融危机的安全储备,然而过多的储备也会带来严峻的挑战:持有外汇储备的成本很高,并且需要良好的管理以避免外汇储备遭受损失。

中国在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方面已具备一定条件,以推进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或者至少在亚洲范围内成为重要的区域性货币,关键的问题在于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是否可以非常顺利地实施。我认为,在岸人民币市场需要与离岸人民币市场一起共同发展。一个简单的方法是允许非中国居民在中国资本市场进行人民币贷款。这将是“熊猫债券”筹资方式的一种延伸,另外还包括外国公司在上交所进行IPO。

中国证券报记者:相比美元和欧元等货币的国际化历程,人民币国际化将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

艾西亚:人民币在国际化进程中有其独特性,像美元、英镑和日元等主要国际流通货币,其国际化最初都是由在岸市场发展起来,而不像人民币国际化那样倚靠离岸市场的发展。中国显然选择了一条更加困难的道路,原因很简单:人民币仍属非自由兑换货币。但对中国来说非常有利的一点是,可以在香港这样一个活跃和庞大的金融市场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的时机也是要考虑的问题。为应对人民币升值预期所带来的资本流入,中国应采取相应措施鼓励更多的资本流出而非流入。事实上,在离岸人民币的使用上,80%的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额来自货物的进口结算,出口结算仅占20%,且更多为对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而非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换言之,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鼓励更多的资本流入大于流出。

人民币国际化有利于新兴经济体

中国证券报记者:人民币国际化对亚太、美欧以及其他新兴经济体意味着什么?

艾西亚:只要能够进行资产多元化配置,那么世界其他国家都会发现人民币的崛起是一件令人鼓舞的事件。但是那些需要融资的国家,特别是欧洲和美国,人民币的崛起将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竞争。
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获益最多的应该是新兴经济体,因为他们多数为净债权国,拥有较大的外储规模。我们认为,新兴经济体的外储资产很快会从美元资产和欧元资产中转移,转而购买人民币资产。

同样,人民币国际化将影响到欧洲,尤其是欧元。第一个可能将对欧洲产生较为积极的影响,欧洲将部分美元资产转移至人民币资产,进行多元化从而获得估值收益。第二种可能将对欧洲产生更加负面的影响。同样的多元化外币资产模式,从西方国家货币(不仅仅是美元)转移至人民币资产,可能会减少市场对于欧元资产的需求,尤其当欧元区经济最需要这样的需求之时。

歆联商务合作伙伴